新闻中心_中钢网

“(浙江)全省压缩钢铁产能300万吨以上,产能利用率提高到80%以上。”根据浙江省今年出台的《浙江省化解产能过剩矛盾实施方案》,浙江力争通过5年努力,控制钢铁等现有产能过剩行业的产能规模,且提高资源综合利用水平。记者通过采访获悉,业界认为,解决钢铁产能过剩的有效途径之一就是将钢结构建筑与钢铁产业“抱成团”。  不过,纵然在业内看来,钢结构建筑技术、研发、人才队伍都基本齐全,且绿色节能可循环的优势也备受肯定,但其在普通住宅领域的发展依然裹足不前。究其原因,除了观念难转换之外,缺乏统一国家标准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钢结构住宅有很多社会经济环境效益,房地产开发商并不关注这些效益,他只关心房子好卖,能赚钱。”东南网架钢结构住宅事业部总经理郭庆认为,政府不能硬手腕改变市场行为,但保障性住房是政府自己投资的,可以由政府来决定,树立正确导向。  钢铁产能过剩业界吁与钢结构建筑“抱成团”  据中钢协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5月底,86家重点统计钢铁企业中,有48家盈利,38家亏损,亏损面达到44%,户均亏损2.58亿元。重点统计钢铁企业的负债总额突破了3万亿元大关,资产负债率达到创纪录的69.4%,进入高风险经营区域。  这个局面波及至浙江,浙江省发改委数据显示,2012年浙江省钢铁行业实现利润总额55.9亿元,同比下降24.2%。  浙江省出台《浙江省化解产能过剩矛盾实施方案》,欲在此压缩钢铁产能,提高资源利用率。减少钢铁冶炼企业,推进温州、丽水等地钢铁产业整合提升等措施被予以重任。  “2013年全国钢铁产业利润不及茅台酒的十分之一,这是十分可笑的。”在东南网架钢结构住宅事业部总经理郭庆看来,解决钢铁产能过剩的有效途径之一就是将钢结构建筑与钢铁产业“抱成团”。  这个观点得到了同济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教授李国强的认可,“钢结构建筑发展对现在钢铁产能的消耗肯定是有作用的,采用钢结构本身也符合绿色环保。”  杭萧钢构总工程师方鸿强则分析,全国范围内钢结构建筑设计软件、研发队伍基本齐全;诸多高校设有钢结构专业,人才储备与培训体系也基本齐全。  而浙江在钢结构建筑发展方面颇具优势。据了解,浙江拥有杭萧钢构、精工钢构、东南网架等一批龙头企业,其中不乏大型上市公司。其中,揉出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场馆“鸟巢”骨架的正是浙江企业——精工钢构。  绿色节能钢结构建筑却难在住宅领域展拳脚  浙江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教授邓华表示,现在很多大型建筑都采用了钢结构,如体育场馆、影剧院、会展中心、高层写字楼等。“但普通住宅领域还少有是钢结构的。”  不过,相较于数量有限的体育馆等公共设施,普通住宅数目庞大,若引入钢结构,其能消耗的钢铁产能数量可观。  并且,相较于传统钢筋混凝土建筑,钢结构建筑有诸多优势。杭萧钢构总工程师方鸿强告诉记者,钢结构建筑绿色环保,不产生工地扬尘,或能为减轻雾霾出一份力;工地垃圾产量少,不加重城市垃圾增量负担;钢结构建筑生命周期完结后,钢材还能循环利用,而混凝土建筑大部分仅成为一堆建筑垃圾;产业化后,钢材在工厂加工完成,现场只需要组装,大大缩短了建筑工期。  但是,对于成本的估量让建筑企业退而三思。浙江江南工程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郑大为直言,“(钢结构)居民住宅还是个成本问题,钢结构成本太高了。”在郑大为看来,钢结构住宅除了单方造价高昂之外,后续防腐维护费用也需花费巨资。  浙江五洲控股集团总经理助理柴恩海也对成本表达了相同的担忧,尽管如此,柴恩海也认为,“从发展的角度讲,这个(钢结构住宅)肯定要推广,钢筋混凝土结构污染太大,周期太长。”  针对造价,浙江省建筑工程造价总站计价科科长李江波认为,人们关注钢结构住宅较高的造价成本,却忽略了其残值,“钢结构建筑是战略储备,拆了以后还有50%左右的残值率,这笔账算进去还有很多社会价值。”  郭庆则以实例驳斥了成本的忧虑。2013年,东南网架建成钱江世纪城人才公寓,这是一个钢结构住宅建筑。郭庆说,“工期缩短350天,财务成本节省了约5000万。”另外,混凝土消耗减少52.6%、施工用水少40%、用电少30%、木材消耗降低95%、垃圾少60%。  “地上部分确实高出10%多,但地下部分便宜了20%多,直接造价基本上(与混凝土结构)持平。”  郭庆解释,钢结构住宅地上部分比传统钢筋混凝土住宅使用了更多钢材,成本上升。但由于钢结构柱截面小、自重轻、跨度大,地下车位数量增加了16%,多出600多个停车位。并且,地上部分得房率增加6%,以100平方米为例,多出6平方米,相当于一个房间。抗震性能也大幅度上升。  另外,郭庆认为,人们误会钢结构住宅直接把钢材裸露在外,其实在设计之初,环氧富锌底漆、环氧云铁中间漆、丙烯酸聚氨酯滋面漆等防腐措施的运用已经解决了钢结构住宅后续防腐问题和使用寿命问题。除了承重采用钢结构,地板、墙面等所采用的轻型复合材料,无论在保温、隔音、环保等方面的效果也远远超过混凝土。  提高认同感政府引导保障性住房先“吃螃蟹”  纵观如今的建筑市场,尤其是普通居民住宅领域,传统钢筋混凝土结构占据绝大部分市场。备受业界赞誉的钢结构住宅难以推广。  邓华说,这是一个观念的问题。“还是一个认同感,(提高)人们对钢结构建筑的接受能力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郭庆表示,人们接触混凝土更多,认为混凝土是最坚固、最可靠,这个观念意识改变起来很困难。但郭庆告诉记者,发明水泥的英国已经开始限制对其的使用,如同国内开始限制粘土砖的使用,他坚信,“社会进步需要循序渐进,钢筋混凝土这条路是不可持续的。”  李江波则直言,企业推广钢结构住宅,产生了不少企业标准,但是缺乏国家标准。“推广钢结构建筑的口号是有,但没有具体政策指导,导致推广存在难度。”李江波说,作为造价部门自感惭愧,缺乏政策支持,没有对钢结构建筑的详细造价做系统评估。  采访中,无论是钢构企业还是地产集团亦或是专家学者,他们都认可钢结构建筑有着必然的发展趋势,但如今裹足不前,急需政府层面的扶持。  郭庆认为,很多东西,政府不能直接给钱,但是可以有导向,引导和鼓励开发商使用新型建筑体系,消费者购买绿色建筑材料给予价格优惠。  “钢结构住宅有很多社会经济环境效益,房地产开发商并不关注这些效益,他只关心房子好卖,能赚钱。”郭庆认为,政府不能硬手腕改变市场行为,但保障性住房是政府自己投资的,可以由政府来决定,树立正确导向。  “开发商现在不敢用(钢结构住宅),除了担心利益外,还担心第一个吃螃蟹却捞不到好处,冒风险。如果大量保障房都用了,一看很成熟了,他们也会积极尝试。”郭庆如是说。

“现在盖100平方米的房子,若干年后是留下一堆建筑垃圾,还是留下可回收循环利用的10吨钢材?”杭萧钢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单银木经常提出这个问题。也正是这个问题激发了他选择从事“绿色建筑”——发展钢结构产业。  根据“十三五”规划建议要求,利用市场化手段进一步化解产能过剩已成当务之急。对于产能严重过剩的钢铁行业,去产能的任务尤其艰巨而迫切。发展钢结构建筑是否可以作为化解钢铁产能过剩的一条有效思路?《经济日报》记者日前进行了调研。  充分认识钢结构建筑的绿色概念  记者首先来到位于浙江杭州市萧山区的钱江世纪城人才专项用房项目工地,由杭萧钢构总承包建设的一期项目一标段工程正在施工。与一般工地不同的是:现场未见传统建筑施工的脚手架,也没有飞扬的尘土。项目经理贺洪伟告诉记者,工程采用钢结构技术建设,也就是建筑物的梁、柱和抗侧力构件全部采用工厂生产的热轧或焊接工字钢和钢管混凝土制作。  贺洪伟指着采用了第三代钢结构技术建设的11号楼说,这栋楼地上地下共有32层、近百米高,建筑面积1万多平方米,60多名工人施工,只用60天就基本封顶了。如果采用传统以混凝土为主的结构,这栋楼的主体建设需要约180名工人6个月左右才能完成。也就是说,采用钢结构技术施工的项目,用工量和工期都减少了三分之二左右。  钢结构建筑引起各方关注最早是作为绿色建筑的概念。杭萧钢构集团副总裁、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方鸿强介绍,钢结构适用于包括住宅在内的各种工业与民用建筑。与传统建筑方式相比,钢结构建筑在全寿命周期内节能、节地、节水、节材、环保,可以少用40%左右的沙石、水泥,是名副其实的“绿色建筑”;建造钢结构住宅二氧化碳排放量约为480千克/平方米,比传统混凝土住宅大约740千克/平方米的水平低三分之一左右。  其他的好处也显而易见。比如,在同样满足建设标准要求的前提下,由于用钢结构建造的柱、梁等比常规混凝土的要窄、薄,占用空间较小,钢结构住宅更加宽敞,可以增加5%至8%的室内得房率;  再比如,钢结构受力更合理,抗震性能更好;预制装配化程度更高,安装速度更快。  一个个像钱江世纪城这样的项目,已经成为钢结构建筑的“广告”。方鸿强说,近年来杭萧钢构在浙江、内蒙古、湖北、福建、河南等地的项目很受欢迎,其中一些项目成了当地的标杆性工程。比如面积达25万平方米的武汉世纪家园,是目前国内最成熟的钢结构住宅体系,获得了国家“科技示范工程”和“全国绿色创新奖”。  “钢结构建筑在全寿命周期内贯穿的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的特点,与钢铁产业发展的要求不谋而合。”单银木拿出一份中国钢铁业协会不久前发布的“2015年上半年钢铁行业运行特点及下半年形势分析”,用笔划出其中两句话:“提高钢材产品的应用效率,推进钢铁产品全生命周期的减量化与绿色化。”  他举例说,钢筋混凝土构件虽然里面的钢筋也可以回收,但是必须破碎混凝土,破碎过程不仅产生大量粉尘颗粒,而且成本高,回收也无利可图。而钢结构建筑拥有高达90%的钢材回收率,且回收较方便,每一栋钢结构建筑都是一座“钢材储存仓库”。  在我国首个钢结构国家住宅产业化基地——杭萧钢构位于杭州的新型建筑工业化钢结构建筑生产制造基地,记者看到,25万多平方米的生产车间井然有序,先进的数字化切割设备、全自动制造工艺、工业机器人等一字排开。现场没有刺鼻气味,偶有焊花飞溅,耳边只有机器作业的声音。据介绍,生产钢结构主要消耗电力,焊接采用空气中制取的二氧化碳和惰性气体保护焊缝,除锈油漆在密闭车间进行,全程几乎不会增加新的二氧化碳排放,也不会产生有害气体。  化解钢铁产能过剩的新思路  “如果房地产开发加大钢结构的使用,所带动的钢铁消费量将相当可观。”浙江大学高性能材料与结构研究所副所长童根树告诉《经济日报》记者,按照目前设计规范,钢筋混凝土住宅每平方米建筑面积钢筋的用量在35公斤(低烈度地震设防区,小高层)至60公斤(抗震设防烈度8度,100米高的住宅建筑);采用钢结构的住宅建筑,每平方米钢材的用量增加到60公斤(含楼板钢筋,低烈度抗震设防区,小高层)到110公斤(含楼板钢筋,抗震设防烈度8度,100米高的住宅),而总造价基本不变。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最新公布的数据,2014年,全国共生产粗钢8.23亿吨、生铁7.12亿吨、钢材11.26亿吨。有专家估算,目前我国粗钢产能过剩至少2亿吨,化解过剩钢铁产能的任务艰巨。  单银木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根据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提供的数据,2012年至2014年3年中,建筑钢结构产量分别为3600万吨、4100万吨、4600万吨,只占建筑用钢量10%左右。以2014年房屋新开工面积17.9亿平方米计算,如果全部采用钢结构,按每平方米增加钢材使用量约30公斤来计算,钢材消费量将增加0.5亿吨左右,就相当于吸纳了四分之一的粗钢过剩产能。  扩大钢结构的产能成为化解钢铁产能的有效抓手。数据显示,到“十三五”末钢结构建筑用钢量可提高至7000万吨,若加上政策和行业的协同发力,届时国内钢结构用钢量有望突破1亿吨。  据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统计,目前全国取得钢结构工程专业承包资质的企业有1.1万家,其中年产能在5万吨以上的钢结构企业超过100家,技术研发、设计能力大大提升,具备钢结构建筑推广的产业基础和产能规模。  为扩大钢结构市场,杭萧钢构近年来建立了遍布全国重点城市的代理商模式,通过区域支持、运营支持、技术支持等手段加强与代理商之间的资源共享,更加贴近钢结构市场需求。  以观念更新促潜力挖掘  采访中记者得知,单银木目前正在做的一件事居然是“拍电影”——“我要拍一部片子,介绍我国钢结构发展历程和现状,讲述杭萧钢构的成长之路和发展理念,普及钢结构相关常识。”  “尽管钢结构有众多优势,但在国内没有得到大范围的应用,为什么?根源还在于观念。”单银木说。  有资料显示,目前在日本、美国地震区,新建的住宅中钢结构占比达80%以上。而在我国这一比例极低,甚至不足5%。我国钢结构市场仍处于缓慢发展中。  全国政协委员、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副校长郝际平认为,钢结构技术推广难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首先,上世纪80年代之前,我国钢铁产量严重不足,为保证重点建设用钢,对在建筑中的用钢量加以限制。当时的建筑思路和技术使人们对混凝土建筑产生惯性。其次,对钢结构的认识不足。尤其是房地产建设者和消费者,不了解钢结构、不愿意采用钢结构,对应用推广形成了一定阻力。此外,钢结构相关配套建设材料不足。主要是保温、隔音等材料质优价廉的相对太少,像杭萧钢构一样自主研发相关材料难能可贵。  郝际平认为,我国钢铁产能已从当年的不足变成目前的过剩,推广钢结构、加大钢铁用量有物质基础。  一方面要加强科普,推动人们的观念更新。包括政策制定者,建筑设计者、建设者尤其是消费者,只有对钢结构这种绿色建筑技术有所了解,才能逐步接受钢结构住宅。另一方面,要加快钢结构的配套技术研究,不断开发出更多墙体围护材料和产品,进一步降低造价,为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另外,还可以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在重点区域或者部分建筑建设中可强制使用抗震性好的钢结构,特别是地震多发地区的学校、医院等工程。  “除了房地产,钢结构还可进一步开拓在公共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应用,如中小跨径的桥梁、立体停车库、仓储设施等,将取得显著社会效益。”郝际平认为。  童根树表示,如今钢材价格下跌,劳动力成本上升,可持续发展的理念、环境保护的需求不断增强。钢结构行业应抓住机遇,做好绿色建筑供给这篇大文章,助力打好化解产能过剩攻坚战。  让单银木倍感兴奋的是,近期利好政策频出、暖风频吹。比如,不久前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结合棚改和抗震安居工程等,开展钢结构建筑试点。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提出,推进城市绿色发展,提高建筑标准和工程质量,高度重视做好建筑节能。  钢结构企业积极走出去,也为钢铁行业带来借船出海的机遇。在杭萧钢构生产车间门口,记者见到了正在装运产品的车辆。公司国际履约部项目经理闫健告诉记者,这是要运往哈萨克斯坦的产品。近年来,杭萧钢构把握“一带一路”建设机遇,积极参与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按照规划,2015至2019年,‘一带一路’国家累计基建投资总额将达到3.26万亿美元,其沿线国家大部分为欠发达国家,基建需求最为明显,且钢材净进口国占70%以上。”闫健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