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厂新闻,钢企利润再涨41

  国家统计局4月17日公布数据,中国1-3月粗钢产量2.31亿吨,同比增长9.9%,同时创下一季度产量新高。  一季度产量同比创下新高的同时,国内钢企业绩却在纷纷“报忧”。
据澎湃此前统计,截至目前,钢铁央企之一鞍钢股份(000898),湖南省钢铁国企华菱钢铁(000932),柳钢股份(601003)、韶钢松山(000717)、太钢不锈(000825)5家钢铁上市公司已陆续发布了2019年度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均呈下滑态势,且除华菱钢铁下降25.68%-32.20%之外,其余4家均为下降70%左右。  各家在业绩报告中均提到市场为主要因素。过去的第一个季度,钢材产品价格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同时大宗原燃料煤炭和矿石价格大幅上扬,产品成本处于阶段性高位,钢企利润正在迅速收窄。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情况恐怕不是暂时的。吴文章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中国钢铁行业新一轮的产能过剩正在到来。”  吴文章说道,随着之前这一轮包括“地条钢”在内的产能去掉之后,新的一批产能正在进来。具体来说,产能增加的分为几块,“调整产业局部造成的产能增加,比如内部产能向沿海调整等;第二个是搬迁重建,如果按照国家规定严控新增产能的话,这部分是不应该新增产能的,但往往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被地方政府、企业放大;第三个就是‘地条钢’,这些企业之前可能已经申报了电炉炼钢的产能,那时候是生产‘,现在地条钢’被清理了,但有一部分已经转化为合规的电炉炼钢了。”  基于上述因素,吴文章认为,“这样就导致钢铁产能等于进行了一轮新建,按照我们现在的统计,在未来2-3年内,新增的炼钢产能要达到2亿吨以上,这样就造成了新一轮的产能过剩。”  这样的观点并不是一家之言。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压缩过剩产能目标任务完成后,从今年开始,一些产能置换的项目开始投产。同时,前几年经营困难的企业通过重组恢复生产。因此,产能开始出现一定的扩张。更值得关注的是,一些违规的产能以各种名义(包括拆小建大、以产能置换名义新上项目、‘地条钢’死灰复燃、已经退出的产能重新恢复生产等)建成投产。”  徐向春认为,中国钢铁产能过剩的风险重新开始加大。“一季度粗钢产量增长9.9%,表明这种风险开始显现。”  “一旦行业好转,钢铁利润可观,诱惑难挡,更难监管。”徐向春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并没有权威数据显示产能具体增加多少,但钢企的野心从产量上已充分体现。2015年,中国钢铁行业进入“冰冻期”,全行业陷入亏损,2016年开始中国行业率先进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去产能”政策开启。  不过,在产能逐渐去掉的同时,2016年至2018年,中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速分别为增长1.2%、增长5.7%、增长6.6%。值得一提的是,据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2017年粗钢产量为8.32亿吨,照此计算,2018年产量应同比增长11.5%,较公布的6.6%相差近五个百分点。以此推算,国家统计局将2017年粗钢产量进行了调整,调高4000万吨左右。  产量逐年增加的这3年,行业利润也在日益客观。过去的2018年,钢企的吨钢利润一度突破千元大关。一名行业人士对澎湃表示,“在企业尚有利润面前,谁也不愿意急流勇退做贡献者。”  吴文章也指出,“未来只能通过并购重组,由企业内部来自行调节,但是这个时机肯定是在新一轮产能过剩给企业造成伤害之后才能到来。”  吴文章还强调指出,“我们现在装备的产能都是先进的、世界一流的产能,环保要求也都是达标的,这样的话未来就不能像上一轮去产能那样淘汰落后。”吴文章担忧,这对中国钢铁行业、国内市场来说是“灾难性的”。  另外,此前的4月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一季度部分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指出,受利益驱动,“地条钢”死灰复燃、产能变相增长、合规产能释放过快的冲动确实很大。如果产能控不住,即使钢材需求有增长,也会被新增产能所淹没。而产量方面,一季度是传统的钢材需求淡季,但粗钢产量有增长过快的趋势。  刘振江强调,如果需求的增长速度不及供给,产量的惯性增长和利益驱动的增长将加剧供求矛盾。因此,今年要盯住产量,盯不住,市场又会产需失衡。

手机版美高梅网站,  挺过全行业亏损的2015年“冰冻期”后,中国钢铁行业过了3年效益逐年增加的好日子。然而,自2018年11月以来,钢铁市场又迎来新的震荡,并延续至2019年整个一季度。  截至目前,钢铁央企之一鞍钢股份(000898)、湖南省钢铁国企华菱钢铁(000932)、柳钢股份(601003)、韶钢松山(000717)、太钢不锈(000825)5家钢铁上市公司陆续发布了2019年度第一季度业绩预告,给出上市钢企业绩基本大幅下滑的“成绩单”。  其中,鞍钢股份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17亿元,比去年同期(同比)下降78.22%;柳钢股份去年一季度净利润为10.46亿元,预计2019年第一季度将减少6.24亿元到7.01亿元,同比减少60%到67%;韶钢松山预计一季度净利润为4亿元,同比减少53.4%;太钢不锈预计一季度净利润为3亿-4亿元,同比减少72.62%-79.46%。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来看,华菱钢铁一季度表现好于同行。业绩预告显示,华菱钢铁一季度营业总收入预计同比增长18.11%-19.11%,利润总额同比仅略有下降,实现吨钢利润334-353元/吨,仍保持了较高的盈利水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同比下降25.68%-32.20%。  中泰证券的分析师在最近的一份研报中表示,取预测平均值并结合销量测算,一季度华菱钢铁吨钢利润为352元。从同比口径来看,华菱钢铁吨钢利润仅下滑96元,同期测算的行业热轧、冷轧、螺纹钢及中厚板吨钢毛利同比分别下降389元、460元、171元及301元,华菱钢铁表现大幅好于行业。  而各家公司在业绩预告中就业绩下滑均提到市场为主要因素。鞍钢股份在报告中提到,主要原因是钢材产品价格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同时大宗原燃料煤炭和矿石价格大幅上扬,产品成本处于阶段性高位,影响利润同比降低。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几家钢企的业绩实际上已代表了行业的整体情况。分析师徐向春对澎湃表示,“第一季度钢厂业绩大幅下滑是意料之中的事,应该也是正常的,而华菱钢铁的业绩可能仅是个例。”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钢材低价位与矿价上挺使2019年前两个月钢厂效益下降了38%,钢厂的销售利润率由去年的平均6.9%下降到现在的3.5%,亏损企业亏损面增加了10个百分点,前两个月有近1/4的企业亏损。  此前的4月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一季度部分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表示,“2019年,国内外经济形势更加复杂,不确定性加大。对此,我们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谨慎对待,要有忧患意识,也不必悲观。对于效益问题,企业要有一个理性的、长远的、务实的考量。我们没有去年那么高的奢望,也不愿意再陷入2015年全行业亏损的困境。”  刘振江指出,受利益驱动,“地条钢”死灰复燃、产能变相增长、合规产能释放过快的冲动确实很大。如果产能控不住,即使钢材需求有增长,也会被新增产能所淹没。而产量方面,一季度是传统的钢材需求淡季,但粗钢产量有增长过快的趋势。目前,钢铁企业按订单生产,尤其是大企业控产量的自律性在增强,但非会员企业产量增速远远超过钢协会员企业增速。  刘振江强调,如果需求的增长速度不及供给,产量的惯性增长和利益驱动的增长将加剧供求矛盾。因此,今年要盯住产量,盯不住,市场又会产需失衡。  至于价格,刘振江提到,没有钢材价格的合理回升,企业效益就无从谈起。钢材价格在去年11月份大幅下跌后,今年一季度一直处于小幅波动的态势,上行的速度比较缓慢。而铁矿石、焦炭、废钢等原燃料价格一直高位运行,企业提高经济效益的难度加大。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董瑞强
总盈利2863亿元,同比增长41%;资产负债率65.02%,同比下降2.63个百分点。这是中钢协会员企业交出的2018年成绩单。

  不仅如此,整个钢铁行业也在持续回暖。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钢铁行业实现利润4704亿元,比上年增长39.3%。在中钢协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看来,2018年是钢铁行业运行最平稳、效益最好的一年。优势产能得以发挥,产需基本平衡,企业效益可观。

  1月份以来,钢铁上市公司2018年业绩预增公告陆续出炉,成绩单分外亮眼。据经济观察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近19家钢铁上市公司发布了2018年业绩预告,除西宁特钢(行情600117,诊股)一家由盈转亏预计亏损18亿元至24亿元外,其余均实现盈利,净利润总计已近800亿元。

  其中,宝钢股份(行情600019,诊股)以预计净利润突破200亿元大关位列首位;鞍钢股份(行情000898,诊股)、华菱钢铁(行情000932,诊股)分别以预计净利润78亿元和66.3亿元紧随其后。华菱钢铁公告表示,预计2018年净利润同比增长61%-68%,将再创年度历史最优业绩。

  此外,新钢股份(行情600782,诊股)预计2018年净利润为55亿元-62.5亿元,同比最高增幅达101%;重庆钢铁(行情601005,诊股)净利润预计增幅最大,同比增幅达425%-510%。方大特钢(行情600507,诊股)预计2018年净利28.7亿元-30.47亿元,同比增长13%-20%。春节前,方大特钢用数亿元现金给员工发年终奖,曾一度刷爆微信朋友圈。

  在高额利润驱使下,大小钢厂在进入2019年后,违规产能复产的欲望以及产能扩张的冲动依然存在。受此影响,会否形成新一轮大规模产能扩张以及产量大幅增长?

  这令业界感到担忧。

  河北一家大型国有钢企战略部部长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坦言:“尽管目前产能过剩矛盾已基本消解,但行业集中度偏低、潜在产能过剩、同质化竞争等问题仍未根本解决。而且今年行业面临的形势要更复杂一些,企业进行违规产能交易的侥幸心理在增强,已化解产能复产的压力在加大。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

  扩产冲动

  在过去三年,1.5亿吨钢铁过剩产能五年化解任务已提前完成,“地条钢”也已退出历史舞台,但是,钢铁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还远未完成。

  中钢协会长于勇说,目前行业产能结构的问题仍存在,受利益驱动违规新增产能的冲动仍在,“地条钢”死灰复燃苗头仍需警惕,合规企业产能释放过快的压力依然存在。原燃料涨价、环保运行成本上升带来的成本压力不断增加。如果不转变过去依靠规模扩张、高产超产的思路,仍有可能回到供大于求的老路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